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和谐图景【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1 17:35:00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让山区农村的人民群众过上和谐生活是一个新的时代课题。寨碧村,一个远离省城贵阳200多公里的大山里的村庄,村民在村两委的带领下,以高度的热情走出了一条“人气和、行事顺、易安居、事业兴”的和谐之路!

美丽的浏阳河畔有一块贵州东部最大的湖迹平原,人们称之为3万亩大坝,也叫旧州坝子,寨碧村就座落在旧州坝子西头,是黄平县旧州镇中部的辖属村。

晚秋时节,行走在旧州3万亩大坝的田畴之间,新翻泥土的芬芳扑鼻而来,田埂上成群的草垛,在秋阳的照射下犹显乡村的魅力。

人气和

走进寨碧村,村口的小桥流水就给了人亲近的印象,小溪像一条玉带环绕着村子,极目远眺,寨碧村“宛在水中央”。村党支部书记王清华说,寨碧村原名寨壁,是根据村里一道土丘陵像一道墙壁而得名,去年,在村民大会上,大家提出要把这里建设成碧浪连绵的和谐村寨,就一致提议把寨壁改成了寨碧。

走过小桥,宽阔光滑的水泥路就映入眼帘,路旁鲜花盛开。此时,记者看到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在水泥路上捡到一张废纸,一直走到十米开外的垃圾桶边,把纸投进桶里。据王清华介绍,村里目前安了34只垃圾桶,村民都把垃圾倒在指定位置,已没有了乱扔乱倒现象。

村民见有客人来,都主动上前问好。知道我们是记者,就主动向我们介绍情况:全村实现人均吃粮530公斤,人均纯收入3858元,80%的农户装上了程控电话,近2000来个村民用上了移动电话,几乎家家看上了电视……村民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神情。

刚到村活动室操场边,悠扬的歌声就传了过来,“我不想说再见,相见时难别亦难;我不想说再见,人生难得有几个这样的伙伴……”一打听才知是村里的业余舞蹈队在与教练告别,教练正动情地唱着这首《不想说再见》。这位来自湖南衡阳市的教练名叫左方云,今年64岁,是衡阳市文工团的退休演员,她对记者说:“这些队员待人和气、诚恳、勤劳、讲卫生,虽然都是些劳动妇女,文化不高,但是学得很认真,进步较快。寨碧村美丽和谐,有些城镇都比不上这里,以后我还要带在城里生活的家人来这里度假。”

74岁的老人黄洪高说,过去寨子里整天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吵吵闹闹,最近五六年来,没发生过一起吵闹事件,像他这样年纪的人爬坡下坎,只要年轻人遇见,都主动上前搀扶。这里夜不闭户,无打架斗殴者,无吸毒者,无赌博者,无邻里不睦者,至今全村没有1名外出务工人员违法违纪,在广东务工回家盖房的黄永祥说:“每次出门时,党支部都有交待:要记住你是寨碧人,公章是红的,不能染黑回来。”

行事顺

1998年以前的寨碧村,是旧州镇有名的后进村,村里干什么事都绊手绊脚。2005年年初,在全村年满18周岁以上的村民海选中,王清华以1700多的高票,再次当选为寨碧村委会主任。不久,43名党员一致推选他出任村党支部书记。他上任后,很快理清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发展思路,团结带领村两委班子成员,着手制定近期、中期、长期社会经济发展规划,在党内制订了“八颗星党员标准”,建立健全了各项规章制度。

特别是去年12月开展第三批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以来,王清华率先垂范、身先士卒,以自己的模范行动,感动了全体村民。25名优秀青年齐刷刷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这些青年都是看到了党支部给村里带来的巨大变化后,受到感染和鼓舞,决心加入党组织,为村民服务,把村子建设得更好。

为了加强党员队伍建设,王清华提出实行党员户公开挂牌,接受群众监督,还实行了党员承诺制。40名党员都有2到3个帮扶对象和1到2个帮扶项目。通过“双带”,寨碧村有60%的农户走上了致富的道路,户均年收入在2万元以上。

建设好了班子,树立起了党支部威信,寻找符合寨碧实际的发展路子成了村党支部的头等大事。他们拟订了“打工铺路,种养带富,加工致富”的发展思路。

村支部选派青年参加“阳光工程”等劳务培训,由党员骨干带队外出打工。一些有能力的村民搞建筑当小包工头,每年收入10多万元。一些贫困户搞家具设计,每年收入近万元。

几年前,人均耕地只有0.7亩的寨碧村破破烂烂的,村口是臭水塘,村里的路都是坑坑洼洼的烂泥路,一些村民家门口就是污水沟。现在,村里主要通道铺上了水泥路,红红黄黄的花朵盛开在30多个大花台里,800多户农家接通了自来水,130多户还用上了沼气,90%的村民房前屋后种上了花草。村口的臭水塘换上了干净水,养了鱼,夏日里还有莲花妍妍绽放。

“做梦都想不到,我们农村人也能像城里人一样住上漂亮的房子,喝上甘甜的自来水!”72岁的黄文珍老太太沐浴着温暖的阳光,高兴地指着一幢幢新房子,向记者打开了话匣。“今年,我们村被列为新农村建设示范村,刚开始那阵子,大家都不明白什么叫新农村建设,不怕你们笑我见识浅,起初我还以为是干部们闹着玩的。慢慢的,我发现自己错了,党员村干们没日没夜地动员、领着我们干,图的是什么呢?还不是为老百姓过得更好。村民们看得眼眶都热热的,还能坐着不动吗?”

黄洪高认为,村子的巨变与村支书王清华的努力分不开。47岁的王清华在农村可算个多面手,经商、养殖、种植和酿酒技术样样在行,以他的能力,家庭年收入不会少于5万元,但他却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了为村民的服务中。2006年7月,寨碧村党支部被中组部评为“全国先进基层党组织”。

易安居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是古人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艺术写照。在寨碧,村民认为自然与人的关系就像“母”与“子”。村民自发约定不许往河里灌污水、倒垃圾,要保持环村溪流的清澈;不许上山砍树,家家户户都要求栽树、栽花。黄文珍老太太说,以前夏天酷热难耐,现在河水清了、树多了,三伏天都凉风习习,日子过得舒坦。

黄永祥正在忙着给自家新建的洋楼搞外装修,记者在几十米外就听到了他的欢笑声。路过的几个村民调侃:“小黄,修这么靓的房子,你不怕人家夜里砸玻璃啊?”黄永祥说:“人们正事都忙不完,谁还有时间干这无聊的事。”黄永祥告诉记者,五六年前,在村里是不敢盖这样的楼房的,如果盖了就有人“看不惯”,夜里真有人会摔东西砸玻璃的,舆论会让人在村里抬不起头,会被孤立;现在就不一样了,人人都讲究住要有一个好居所,家家户户都拆旧建新,只要是正当挣来的钱,想怎么盖就怎么盖。

滕文华是2002年从三板溪水库水淹区迁来的拆迁户,建了一幢两层楼房,屋子里铺着地板砖,仿磁墙壁,电视、冰箱、电话、饮水机等城里中等人家有的这里一应俱全。“刚迁来时家里有些困难,在村干部的帮扶下,安了家,搞些经营,生活逐渐富裕了起来”,滕文华说:“这里的村民不排外,很和睦,和他一同迁来的几十户人家都安居乐业,都认为比以前的地方好多了。”

黄文珍老太太膝下无子,两个女儿都嫁到了外村,女儿多次想把她和老伴接去同住,老两口都不同意,老太太说:“这里的干部为群众着想,常来嘘寒问暖,邻里和睦,喝的自来水是山泉,一把水壶用了5年多都没一点水垢,我哪儿舍得离开呀!”

去年,村里成立独具特色的红白理事会、经纪人协会和文化演出队等民间组织。红白理事会既使村民婚丧嫁娶新风在寨碧得到发扬光大,也使五保户等消除了后顾之忧。2005年经纪人协会收购稻谷50多万公斤,解决了群众农产品卖出难问题。村文艺宣传队利用节日,开展形式多样的文艺活动,深受群众喜爱。

事业兴

“建设新农村,不但改善了我们的生产生活条件,而且让我们的钱袋子逐渐鼓起来,农村有了新希望,党和政府为我们做了件大好事!”谈起新农村建设,王清华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据统计,2005年全村劳务输出1000余人,全年纯收入达800多万元;从事运输业38户,年收入38万元;建筑业48户,年收入60万元;跑市场找销路的经纪人18户,年收入45万元;养鱼户148户,年收入150万元;养猪865户,年收入156万元。商品猪、鱼苗等远销省内外,供不应求。同时,具有历史传统的“牛皮豆腐干”还走出了国门,远销缅甸、柬埔寨等国家。寨碧人的口袋鼓了起来,近两年,仅修建的花园式洋楼就达126户。

“和谐社会必需坚持用发展的办法解决前进中的问题,光住得舒服不是新农村,还要发展新产业,让大伙都富裕起来,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农村,才能永葆和谐!”王清华说,村里按照区域化布局,对做大做强椪柑、鱼苗、竹编、豆腐加工四大产业进行了规划。为实现产业富民的目标,该村围绕四大产业,每年举办培训班若干次。此外,村党支部还按照“民办、民管、民营”原则,组建四大产业流通协会,帮助村民解决发展产业的技术、资金、销售等难题。对家乡的发展前景,王清华充满了信心,“5年后,我们要把椪柑、鱼苗、竹编、豆腐四大产业做大做强,让全村人实现增收致富。”

王清华当着记者算了一笔账,若按村民现有的人均纯收入水平来计算,从现在起到2020年仅有14年,人均要实现800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400元)收入,我们还差2900元,平均每年要增收207元。村里1150亩椪柑进入盛果期后,年收入可达到450万元,扩大鲤鱼苗基地600亩,每亩增加收入500元,加上稻田养鱼年收入可达120万元,豆腐干加工80户,年收入可达288万元。仅三大产业人均净增加收入达到2498元,应该说实现小康生活希望在握。

寨碧村从食不果腹到生活宽裕,从茅屋土墙到“别墅洋房”,从泥泞小路到水泥大道……党员的汗水、群众的热情,一如灿烂春光,闪耀在希望的田野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