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给农民工建好公寓之后【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1:40:31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当为他们而建的房子虚位以待时,他们依然住在工棚里。该如何为农民工做好服务,是一件值得探索的事情

“高级”公寓

住惯了简陋的工棚和出租屋,几乎没有一个农民工不为这所公寓动容。每层楼都有一处触摸延时电灯开关和灭火器,每户都装着厚实的防盗门。秀气的楼梯扶手让人联想到高尚住宅。公寓是依据标准的商品房住宅楼建造的,从一室一厅到四室一厅,小区内商店、食堂、阅览室、健身房一应俱全。

“我每次要花费3个多小时,才能把院子里的花草浇完。”专职绿化的丁老汉说。57岁的他也是一名农民工。这里的物业公司进行了职工培训:如何改变心态为“特殊群体”服务,并开始筹划组织各类娱乐班。

小区内还有30多个车库。在建设过程中曾有人提出疑问:“农民工怎么会有车呢?”答案是他们也可以帮人家开车,也可能买车。而在没买之前,车库可以用来堆放生产工具。

江南公寓是2004年7月动工的。此前不久,国家建设部专门召集了9个省会城市研讨进城务工农民的住房问题。长沙是其中之一。目前在湖南省会务工的农民有42万,全国的民工大军已经达到9900万,占中国人口1/13。有专业杂志统计,他们所需新增住宅建筑面积为23.43亿平方米,是目前城镇住宅面积总量的26.3%。

2005年年初,拥有13栋楼、618套房的公寓在长沙城西老虎岭拔地而起。“作为今年的民心工程、德政工程,长沙市政府通过财政拨款和社会筹资,花费7500万元建造一个出租给农民工的公寓。它占地46亩,建筑面积50000平方米,可以解决4000多名农民工居住问题。”当地电视新闻中介绍。

公寓以出租床位的方式提供住宿,单层床每月70元,双层床50元。管理模式参照集体宿舍。“由于是集体宿舍,就没有什么隐私权了。每栋楼安排了一个管理员,每天晚上负责查房,看看没有登记的人在这里留宿了,水电有没有关。”江南公寓管理处主任戴珞说。

“虽然没有成文,但是我们最初主要是针对单身汉。”市房产局副局长赵金伟说。套间内如同学生宿舍一样摆放着床位,少则6个,多则20个。每个床位附带一个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衣柜。

今年初,长沙市各大电视台、报纸、电台都对此进行了报道,并公布了市内五区房产局的咨询热线。

农民工只看不住

两个月前,李许华从电视上看到了这个消息。这位40岁、脸色黝黑的汉子来自长沙宁乡县,1983年初中毕业后,就开始在市区流浪打零工。3年前,他开始跟随建筑队在市区四处奔波。

平时他就住在工棚里。那是用厚实的土坯砖砌成的临时工地用房,大约100平米,里面挤着40多人,粗糙的水泥地上横七竖八堆着安全帽、铁线圈、打桩机,内衣裤吊在床沿上滴水。9张双层床横放着,是用手脚架的铁管搭成的,锈迹斑驳。中午太阳一晒,40多度的高温让人难以忍受。

如果不加班,李许华就开着以前载客的“摩的”回家。他租的民房位于城南,距江南公寓16公里。家只有一间平房,四四方方约10平方米,一家3口挤在一张床上。没有厕所,没有厨房,做饭时油烟的气味弥漫在屋里。房租每月120元,水电费20元。他的妻子在家附近卖福利彩票,孩子在旁边一所小学读书。

一年前,李许华开始犯愁家的空间。8年过去了,孩子已经是齐腰高的小学生。“爸爸妈妈,给我开一张小床吧。”每每看到孩子渴望的眼神,他就决定找有两个房间的出租屋,但花了一年仍不如意。

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里,李许华对自己住所的要求很简单:“卫生一点,是个小区。”

所以,从今年2月8日开始,江南公寓管理处主任戴珞每天要接待30多名前来咨询的民工。人们穿着沾满泥巴的皮鞋,像刘姥姥逛大观园一样在小区里转,然后来到管理处。

“他们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戴珞说。有些问题让他觉得很幽默,“要是家里来了亲戚住哪里啊?”而江南公寓所在的岳麓区房产局,最高峰时每天能接到20多个咨询电话。

但在7个月之后,仍没有一个农民工领到钥匙。

迈进公寓的门槛

2005年1月5日,市政府下发了一号文件《长沙市人民政府关于改善农民进城就业环境的意见》。其中关于江南公寓的租赁资格有如下规定:被本市用工单位录用在岗一年以上,并在劳动保障部门备案;月工资在800元以下。

小区管理处一共发出了150张登记表,由农民工填写后送到市房产局。市内五区房产局最后审查符合条件、具备劳动合同的只有一人。而最后的审批权限在市局。9月初,本报记者从市局了解到,目前没有一例符合租赁条件。由于时间比较长,市局有关负责人已经想不起是什么原因取消了这个人的资格。

赵金伟在调研中发现:江南公寓针对的是“低收入无房户”,但这类农民工的实际情况和设计不尽相同。

“800块钱以下的低收入人群主要分布在服务行业,他们一般都是包吃包住,不需要房子;建筑行业的农民工需要住房,但这批人流动性很强。我在工地上问,你们来这里住一两个月行不行?他们说住在工棚里习惯了,更重要的是人随工地走可能搬的很远;另外一个是企业的雇工,但有些企业怕麻烦,有些自己有宿舍,没有必要强制民工住进公寓。”赵金伟说。

2004年,湖南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对长沙农民工现状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也和江南公寓的设计初衷存在矛盾——数据显示,78.3%的农民工没有和单位签定劳动合同,尤其是建筑业。另一组数据称,月收入在800元以上的农民工比例是36.7%。“但是,拿800块钱以下的农民工真正住得起公寓的不多。”社会学所所长方向新说,“这和经济适用房便宜了富人,真正的穷人买不起是一个道理。”何况,他们每月还要交10元物业管理费,出门上班也需要交通费。

在调研过程中,有个细节让赵金伟很心酸:“我问50块钱贵不贵?农民工说我把钱攒起来,给孩子交学费多好。”“公寓不可能遍地开花,但农民工是比较分散的,所以地域又是一个问题。”方向新说。事实表明:除了江南公寓所在的岳麓区,其他四区的咨询电话寥寥无几,天心区至今只有一个咨询电话。开福区房产局有关人员告诉本报记者:“大约五六个农民工来咨询,问清楚开福区没有这样的小区后,他们就不要了。”

而让李许华没有料到的是:江南公寓不出租套房,只出租床位。公寓是为了解决单身汉的住宿问题,像他这样有家室的人被排除在外。

那么,这样结果是什么导致的?

赵金伟称这个问题房产局无法回答,具体调研工作由市政府政策研究室负责,房产局只是执行政策。本报记者到政研室要求采访,一名官员说,两年前他们曾对农民工现状进行过一次调查。

社科院社会学所数年来一直在研究进城务工农民问题,目前成立了农民工问题研究中心,并有多份调查报告。但方向新称,有关部门没有向该所咨询过相关问题。

改进

8月30日下午,阳光和煦。

一只宠物狗欢快地穿梭在江南公寓走道的花草间,一对中年男女跟在后面。男子一身休闲装,右肘下夹着黑色公文包。他们打开防盗门,走上楼去。走道上不时经过一群大学生,拎着大包的被褥和脸盆。

57岁的丁老汉依然住在车库里。记者问他为什么不尝试申请租个床位,他憨憨地笑:“住在车库多方便啊,不用上楼。”

目前江南公寓安置了220户拆迁户,他们住满了5栋楼房。“市政府在不影响农民工入住的情况下,把部分楼房用于安置户。他们也是廉租户,租金是两块多一平米。”赵金伟说。

另外,有一栋共3个单元被附近某高校租赁了一年时间,用于做扩招学生的宿舍。“这给我们一个缓冲期,可以从实践发现集体公寓的管理问题。”戴珞说。

戴珞觉得有些失望,因为每天物业公司都在亏损。按照最初的设计,每张床位的租金中有10元是物业费,“如果管理得当,还是有微利的”。由于空置房超过70%,目前市政府每月补助1万多元。

“小区里还有32500平方米闲置,可以满足3000多名民工入住。”赵金伟说。

这位房产局副局长已经向市政府汇报了两次修改办法,江南公寓的租赁“门槛”将在9月做一系列调整。“我们现在主要考虑家庭,不再针对单身汉。”赵金伟说,“如租赁一室一厅的套房,按照床位原本需要300元,现在会做适当的下浮,大概5.5元钱一平米。”

月工资的“门槛”将调整为1000至1200元。

但来这里入住的农民工依然需要劳动合同,只是没有了“用工一年”的时间限制。“作为政府行为,本身就是为了保障农民工权益,应该督促农民工签订合同。”赵金伟说。

赵金伟表示,调整方案确定之后,房产局将会加大宣传力度,在各个工地和企业发放传单。

“为农民工建公寓,这是一件大好事。要使好事取得应有的效益,就需要加强针对性。”一个业内人士说。

“农民工应该分散到城市中去,和政府解决低收入人群的经济适用房结合起来,多点铺开。”方向新说。

郑棉反弹有望延续多单谨慎持有公主岭

重庆武隆打造4000亩辣椒生产基地宜宾

应对人工智能人才短缺问题中国大学这项举措引日媒关注标价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