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的慢的甲鱼为啥比别人的值钱【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6:09:35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就要甲鱼长得慢

记者准备采访的主人公是一个养殖甲鱼的女人,这个女人的奇特之处在于,她要把甲鱼养到5年以上才要出售,一公斤甲鱼卖360元,她肯定发大财了,因为在记者的想象之中,一只甲鱼养5年也许会长很大吧。那么我们的采访就从盛产甲鱼的浙江省湖州市的最大农贸市场开始。

记者:“您知道5年的甲鱼能长多大吗?”

经销商:“要吃饲料的话,一年能长七八两。”

消费者1:“两斤左右。”

消费者3:“三斤多。”

消费者3:“五年这个可能要长五斤了,这个我不大了解,有是有的,不过他们不可能去养五年的。”

记者在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菱湖镇杨家巷村见到了我们的主人公杨月兰,她就是一个把甲鱼在外塘状态下养了5年的人,更令记者吃惊的是她养了5年的甲鱼也只有一斤上下。

杨月兰:“这个甲鱼,这个五年,这个一年,你看。”

记者:“五年才长这么大。”

杨月兰:“一斤多一点的,大部分是1.2斤左右的多,不到1斤的也有。”

杨月兰的甲鱼卖180元一斤,根据投喂青虾计算,现在,她137亩池塘里2年到5年的甲鱼有30多万只,5年多来,甲鱼养得好,可陆陆续续花了她8百多万元。

杨月兰:“纯生态的甲鱼,这个爪子尖锐,像一把尖刀一样,很锋利的,如果暖棚养大,爪子是软的,即使尖的也是软的,还有黄绒绒的,它的底部、面部还是很清新很光亮的。”

如果用那8百多万元来养温室甲鱼的话,按照杨月兰的能力,这几年赚几百万元不成问题,但她却一个死心眼要养外塘生态甲鱼,投入大,时间长,赚钱慢,周围的人骂她是聪明的神经病。

湖州市南浔区菱湖镇杨家巷村村民费玉琴:“讲她是傻子,是有的,因为的她的投资量很大,没有钱,只有投资,没有拿出来现在。”

杨月兰:“他们是很简单的,神经病,骂我,那么我也习惯了,神经病就神经病,但是我心里有底,但是我不是神经病。”

杨月兰今年45岁,1996年下岗后,靠卖饲料5年赚了四百多万元后决定养外塘生态甲鱼。在当地,温棚养甲鱼十分盛行,七八个月就能出手,来钱快,但杨月兰觉得外塘生态甲鱼更有前景。

杨月兰:“像30岁以下的不知道野生甲鱼可能看不到了,不多了就是,外面相当于绝种一样了,都是暖棚,一代一代过下去,那个野生的可能忘掉了,我一个是主要是把那个好产品留下来,第二个,我也想赚钱。”

杨月兰算了账,温棚甲鱼一斤20元上下,外塘生态甲鱼动辄就要卖上百元甚至更多,即使多养几年也肯定能赚不少钱,而且因为量少,价格受市场波动很小。2003年5月,杨月兰花2年时间投入了近30万元解决了用中草药为甲鱼防病治病的问题,随后,杨月兰用30多万元孵化十万只小甲鱼全部放进了自己承包的池塘里。

杨月兰:“养殖了1年了,这个像热水瓶盖的差不多,1年才长这么大,是的,就这么大了。”

没多久,杨月兰发现自己把养殖外塘甲鱼想得太简单了,她一步步掉进了自己挖掘的陷阱,从2003年到2006年光孵化甲鱼苗就花了她近3百万元,家里的4百多万元积蓄花光了,但还要不断地花钱买青虾之类的饵料,她有些后悔了。

杨月兰:“相当后悔,但是我在别人面前还是不说,我还是一个人消化掉,跟我两个人,夫妻,我说到了这一步没办法了,只有往前走,不能往后退。”

杨月兰的鱼塘里有一个测试饵料多少的网,过几天她就会看看饵料的多少,来决定是否添加活的青虾。

杨月兰:“如果拉起网来,一个都没有的话,就证明池塘里甲鱼不够吃了,吃完了,那个东西马上要想办法放下去了,如果抓起来,像这样的,证明还有,还很多呢,可以这么说。”

每年4月到11月份,是外塘甲鱼生长的季节,杨月兰喂的活的青虾一顿都不能少,有六七个客商帮她收购青虾,记者采访时,就遇到一个送青虾的客商。

记者:“像这个虾多少钱一斤呀?”

水产经销商钱小呆:“22元钱一斤。”

记者:“您一年能给她收多少虾?”

收虾男:“一年呀,一年好几千斤。”

记者:“一个甲鱼一年最少要吃多少虾?”

杨月兰:“估计在一斤吧,一市斤,500克。”

一只甲鱼5年饵料成本要1百多元,夏天的池塘里,每天投入青虾要花5千元左右,程序和这次一样,钱丢进水里就没了踪影。

杨月兰:“这次总共拉来100多斤。”

记者:“要花多少钱?”

杨月兰:“200多元,不是的,2千多元。”

记者:“2千多元就这样扔到水里了。”

杨月兰:“是的,几千元一天,我的成本就是几千元一天。”

2006年夏天杨月兰快崩溃了,她卖掉了家里包括房子在内的值钱的东西,可还是缺钱,因没钱买活的青虾,有一天,饿急了的甲鱼,看见她就成群结队一个劲地撵着杨月兰跑。

杨月兰:“往北走了,那个甲鱼两边就是往北方向呼呼呼游,我掉头回来了,它也在掉头回来了,以为我来了,要给它们吃的东西了,其实我就是个人,我那天跟它这样说,我说你们不要这样了,反正你们也听不懂,我跳下来你们吃,你又吃不饱。我自己自言自语的一个人说,这个我可能当时,以后我不会在这里说的,是,想懵了。”

家里有一只养了七年的会说话的八哥,很懂礼貌却不懂杨月兰的心事。

八哥:“你好,饭吃过了没有?”

杨月兰:“你饭已经吃饱了?我们还没得吃饭。”

丈夫前些年买了辆轿车,在菱湖镇上没明没夜地跑出租拉活,挣钱买青虾喂甲鱼。

杨月兰:“像一个人快要咽气的时候加一点氧气一样的,还是那个氧气瓶,他也是我的氧气瓶,给你接上了就是。”

丈夫赚那点辛苦钱,也只能掩个心慌,顶不了大用,杨月兰又跑着到处借钱,经常碰了一鼻子灰回来。

杨月兰:“后来我厚着脸皮,就是不该借钱的人去借了,这个是不是要气死呀,应该是如果支持我,借给我20万元的话,什么都过去了,我跑来跑去借不到了。”

湖州市南浔区菱湖镇杨家巷村村民沈金莲:“跑到我家里来哭,没有办法的,一千两千还好,那么我们再一千两千去借来。”

终于熬到2006年11月,甲鱼冬眠了,却躲不过2006年底,有一个催账的急着要钱。

杨月兰的丈夫戴建平:“他们一定要我们多少日子给他,星期几要给他的,一定要的,那么我们在这个情况下,没办法,只有割肉,卖血。”

丈夫所说的割肉卖血就是把才养了三四年的半成品甲鱼,从池塘里挖出来一部分卖掉,还20多万元的欠债。

杨月兰:“长得最慢的是这三年呀,最难养的三年呀,上去就好养了,平均4两左右,像割肉一样,心疼呀,不要说,讲那个收入了,收入是跟正常的相当一半都不止呀,没有办法。”

2006年底,在浙江省湖州市农贸市场里,多了一个卖甲鱼的女人,那就是杨月兰,她忍痛要卖养了四年的甲鱼,三天没卖掉几个,连往返食宿的盘缠都不够。

杨月兰:“当时我是卖128元一斤,成本价,还是卖不掉,那么看看旁边的甲鱼还是很好卖的,主要牌子不接受,还有个子太小,人家不识货吗。”

卖不掉又不想灰溜溜地拿回去,杨月兰犹豫再三决定把卖不掉的小甲鱼送给亲朋好友,严荣强当初得到了她四个甲鱼后并没在意。

湖州市阿庆嫂茶庄老板严荣强:“因为甲鱼很平常的,马路上买买也很多的,我又不知道这个甲鱼好不好。”

杨月兰:“他们好像不在乎的样子,当时我心里更加难过,但是我说这个甲鱼我自己养的,我说都是吃那个虾长大的。”

严荣强觉得甲鱼太小,没拿回家去,直接就在和几个朋友酒店吃饭时顺便加工吃了,没承想却成就了杨月兰的好事。

茶庄老板严荣强:“我们叫了几个人一块儿,坐在一起一块儿把它吃掉了,一吃这个确实是好吃的。因为它那个裙边比人家的那个厚,厚得多,一个它的甲鱼烧的时间,蒸的时间长了,不会散。”

杨月兰:“他的朋友都是有钱的老板,都是有钱的,后来过了几天,他的朋友,朋友传朋友,一批一批来了,来了好多客人。到今天为止,还是我的那个老客户了。”

阿庆嫂茶庄老板严荣强:“我就认她那个甲鱼,今年过年我特别到她那边去,车子自己去拿的。”

记者:“拿了多少?”

茶庄老板严荣强:“拿了100多斤。”

记者:“自己能吃那么多?”

茶庄老板严荣强:“我送朋友送出去的,过年过节吗,因为我感觉送这个甲鱼还是比人家的好吗,我还是送这个好了。”

2006年底,杨月兰虽然忍痛卖掉了20多万元的甲鱼还账,但她结交了不少老客户,尽管到2007年底才开始卖满了5年的甲鱼,但很多老客户还是找到她的养殖场里来买货。

记者:“今天买个几个,老板?”

客户姚新荣:“我买个20个。我们买去以后养在池子里,想到吃了就少一个吃吃,也不是很贵,我也不是天天吃,有亲戚朋友,好的亲戚朋友送几个,这样子,连送带吃这样子。

它这个爪子,你要去碰一下就知道了,它为什么是野生的,它这个爪子是又尖又厉害,内塘甲鱼它是没有尖爪的,都是磨平的,为什么,它水泥池里面养的吗。”

杨月兰所在的菱湖镇,靠近苏杭上海,经济发达,她的甲鱼专门针对高端消费者。

记者:“你今天买200斤干吗用?”

湖州市客户陈佩佩:“办喜酒用。”

记者:“用这么多呀。”

陈佩佩:“是,我们有200多桌的。”

前来预定甲鱼的陈佩佩,现在湖州市做房地产生意,曾是杨月兰儿时的伙伴,处境却很不相同,想想自己,杨月兰有一点失落。

杨月兰:“她是有钱的老板。”

记者:“你认识她吗?”

杨月兰:“小时候一起长大,她当了大老板小时候一起长大,她当了大老板,我还在这里,那没办法,这是命运。”

其实,杨月兰没必要失落,2007年底,她在湖州市农贸市场设了一个专卖店销售甲鱼,并和5家酒店合作推出了她的甲鱼招牌菜,到记者采访前已销售了近8千只甲鱼,还打进了北京上海市场。

记者:“每个月能卖多少?”

饭店老板费明强:“论个的话,一个月也有五六百个甲鱼吧。”

记者:“现在一个月能卖多少?”

经销商吴卫仕:“千把个左右。”

记者:“哪些人在消费这些东西,哪些人,有些饭馆,饭馆里面也在销,也在吃,经常的老客户也来买。”

小甲鱼出壳后放到池塘里,养5年长到一斤杨月兰才销售,眼下,仅马上满5年的甲鱼有近十万只,一百八十元一斤,收回之前的八百万元投资后照样赚大钱。

杨月兰:“养殖五年的费用,120元到130元,一年赚它10元吧,五年就是加50元吗。还有一个我180元是怎么定的,真正的野生甲鱼,我们这里从古到今都是两三百一斤的。”

不怕甲鱼长得慢,赚钱的大头儿在后边,杨月兰今年又扩大了养殖规模。

杨月兰:“今年打算孵化40万个小甲鱼,因为那边池塘我已经挖好了,40万只甲鱼的话,基本上要投入上百万元了。我有这个信心,我平时卖卖卖出来了,现在正常了。”

眼下,杨月兰137亩生态甲鱼池塘已经变成了她的聚宝盆,虽不能马上全部变现,但赚钱也将会源源不断。

浙大台州研究所成功研发全省首条农机自动涂装线干手器细柄蕈树

养老保险机构加入中国基金业协会光学镜片铁尺

晨阳水漆与鸟巢深度合作启动百位嘉宾点亮蓝倡行动旋振筛旋振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