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图揭正在消逝的北京城那些被拆掉的老胡同组图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6:59:28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图揭正在消逝的北京城 那些被拆掉的老胡同(组图)

大大的“拆”字很扎眼

老胡同里四处可见的“拆”字很扎眼,预示着这条胡同即将遭到毁灭的厄运!

《被高楼大厦包围下的四合院》

从高楼上俯瞰东城区靠近金宝街附近大片地方,只见原本大面积的老胡同四合院正在逐步被现代化的钢筋水泥森林所蚕食,目前已经所剩无几了!

《瓦砾中的待拆迁户》

在宣武区校场口附近的胡同里,大半的民居已被拆掉或将要拆除,大雪之中几个居民正从房屋瓦砾间走过,继续着他们的生活。

《米市胡同里的对联》

在宣武门菜市口附近的米市胡同内,一户人家大门上露出红对联中的四个字“家庆”、“年丰”。大门上张贴的隐约可见的门神与对联寓意着此刻正是新春佳节。

《老门与门环》——前门草厂十条20号

残破的老门上,油漆斑驳的门联与锈迹班班的旧门环记录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老故事。

《好景将不再》

一个已经被写上大大的“拆”字的四合院门前,门墩与闲置的鸟笼子已被夕阳染红,可惜的是这样的美景在拆迁中即将不复存在了!

《选举墙与儿童》

雪后的老胡同里,一个山墙上张贴着选民榜,两个儿童正在雪地里无忧无虑的玩耍。

《葫芦与老宅门》

看了令人引起食欲的**葫芦与老宅门相得益彰。

《胡同里的三轮车》

雪后的老胡同里,十分清静,一个中年妇女骑着三轮车从远处驶来。

《小广告贴满门》

东城区一个老胡同里,几乎家家户户门前都被搬家公司的小广告贴满了。而老房子前那些醒目的“拆”字,也预示着这条老胡同的命运!

《留下永久的记忆》

一个画家正在东城胡同的老院子前专心画写生,力图抢在该院落还没有改造前抓紧用画笔记录下来。

俯瞰东城四合院

在高处俯瞰绿荫下的北京四合院别有一番景致,幽静的院落中鱼缸里游弋着几条金鱼,很有品味,这样的感觉也已不多见了。这里应该是达官贵人居住的场所吧?

俯瞰东城四合院

在高处俯瞰绿荫下的北京四合院别有一番景致,幽静的院落中鱼缸里游弋着几条金鱼,很有品味,这样的感觉也已不多见了。这里应该是达官贵人居住的场所吧?

《消失的观音院过街楼》

北京观音院过街楼位于宣武区儒福里胡同,建于请道光年间(1830年)。过街楼为砖木结构,西观音院在路西侧,东观音院在路东侧,两院之间有过街楼相接,楼下形成一个门洞,阳面砖额刻有“觉岸”字样,阴面为“金绳”。是旧时北京唯一残存的过街楼实物。二十世纪末,因旧城改造,成为北京市区内最后一个被拆出的过街楼。从开阳桥到菜市口笔直的大道替代了它原本的栖息地。过街楼是北京寺庙建筑的一种特殊形式。观音院过街楼为宣武区重点保护文物。

宣武门校场口胡同八角楼

宣武门校场口胡同八角楼诗歌还没有被拆掉的老建筑,但是现在这座老楼已经被油漆成下半截通红色了,与周边还没有被拆的老房子相比显得很是不伦不类。

东城区地安门福祥胡同难得的清净

早年拍摄的福祥胡同依然记忆犹新,那胡同里停放着唯一一辆车还是“小面”,现在的胡同里已经难得这么清净,没到晚上就已车满为患了。

《老房子》——前门布巷子48号

老门老窗老铺面,令人回味无穷。

《保护完好的西洋拱门与砖雕》

位于东城区东棉花胡同15号院的拱门和砖雕具有西洋风格,三进四合院格局。原大门已拆除,垂花门也改建成一间房子,二门为砖雕拱门。门为拱圆形,高4米余,宽2.5米左右。从金刚墙以上均为砖雕,上刻花卉走兽,顶部有朝天栏杆,栏板上雕岁寒三友松、竹、梅,拱门外两侧雕有多宝阁,阁内雕有暗八仙图案。拱门两侧为民国式拱券窗平房建筑。门内为一四合院,此院后还有一进院。2004年被公布为划定保护范围及建设控制地带,保护范围为南起院落大门南墙,北至原有北围墙;西起原有西围墙及局部建筑西墙外皮,东至原有东围墙。

《雪中闹新春》——前门陕西巷15号

大雪中,春节前门胡同里一个院门上张贴了喜庆的红对联与门神,为人们增添了节日的喜庆气氛。

《雨中的浪漫》——前门汾州胡同

丝丝小雨中,几个行人在花香绿草中走过,这些花草不仅点缀了老胡同,还为之增添了几许的浪漫气氛。

老墙

高大斑驳的老墙曾经承载着多少老北京的故事啊。

大剧院与老宅院

在东绒线胡同,胡同尽头那硕大的国家大剧院在夜幕中发出璀璨的星光,这极具现代化的建筑与老宅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也给古老的北京城注入了活力。

菜市口中兵马街

在宣武门附近的中兵马街胡同,尽管周边的四合院大多已经拆的差不多了,但是,还是有一部分老居民在坚守者自己最后的家园。

《不复存在的老宅门》

这个老宅门就在什刹海银锭桥边上,多年来以它那大门上鲜红的“喜庆大来”的对联曾经吸引了无数摄影者和游客们在此拍照留念,也曾在此地创作了大量的摄影作品。可是有一天,这个大门连同院子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了吃货的火锅店,这样一座很有北京老胡同的宅院就像是大多数老四合院的命运一样,从地球上无情的消失了,现在留存下来的也只有我曾经拍摄下来的胶片!

《不复存在的老宅门》

这个老宅门就在什刹海银锭桥边上,多年来以它那大门上鲜红的“喜庆大来”的对联曾经吸引了无数摄影者和游客们在此拍照留念,也曾在此地创作了大量的摄影作品。可是有一天,这个大门连同院子都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了吃货的火锅店,这样一座很有北京老胡同的宅院就像是大多数老四合院的命运一样,从地球上无情的消失了,现在留存下来的也只有我曾经拍摄下来的胶片!

《新旧四合院的对比》——什刹海北河沿

夏日清晨灿烂的阳光下,胡同两侧的新旧四合院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小妞妞坐门墩

几个儿童正在开心的坐在门墩上面打闹。

小淘气涂鸦满墙

一个天真无邪的孩童淘气的在老墙根前独自玩耍,老墙上画满了儿童画。

《胡同运动会》

胡同里,老邻居们有的在织着毛衣,有的正在打羽毛球,好一个和谐欢乐景象啊。

《冬与夏的变迁》——东官房福寿里3号

一个大宅院两季间不同的变化。这原汁原味的老宅胡同经过人为地粉刷一新,原本的味道荡然无存!

《冬与夏的变迁》——东官房福寿里3号

一个大宅院两季间不同的变化。这原汁原味的老宅胡同经过人为地粉刷一新,原本的味道荡然无存!

《胡同游与儿时的记忆》

老胡同里,一个大妈正坐在自家院子门前看护小孙儿,而从她家门前路过的胡同游三轮车正与这不多见的小竹车形成了很大的对比。

《老墙上残留的老标语》(地安门油漆作胡同40号)

胡同里一个院落的老墙上,多年的风吹日晒把文革中曾经书写并涂掉的“共产党万岁”标语又显现了出来。

《面临拆迁的老胡同》

北京东城的老胡同四合院门前,一辆辆搬家公司的车子正在搬运家具,也预示着又将有一片老胡同将不复存在了!

《国庆前夕的胡同夜景》

入夜后,在胡同路灯照耀下的五星红旗显得格外的鲜艳。

《后海雪霁胡同游》

北京初雪中,在后海银锭桥畔驶来了一串胡同游的三轮车,那红色的车棚在洁白的初雪之中格外醒目。

《雪中童趣》

天降瑞雪,一个头戴格格帽可爱的女孩子正在自家门前扫雪。

《老外拍胡同》

我的一个来自俄罗斯的影友妮卡非常喜爱咱们老北京的文化,她已经在中国生活工作了好几年了,与中国人的语言交流上也能达到基本沟通。她听说我是专门拍摄北京胡同的摄影师,便强烈要求我带上她去拍摄。尽管天气很冷,但也阻挡不住她要拍摄胡同的热情!于是,我把她带到了南城的一片胡同来拍摄。这里的胡同现在已经被拆的乱七八糟的,残破的墙头上到处写着“拆”字,一些幸存的房屋就像刚经过一场浩劫似地,孤零零的屹立在废墟之中。

《胡同二月兰》

一串胡同游的红色三轮车在盛开的紫色五月蓝与大宅门之间穿行。

《俯瞰冬日里的白塔寺老胡同》

以俯拍的手法拍摄了西城区白塔寺地区胡同全貌。

《年前》

是拍摄的雪中胡同,在院子大门的上方,一只悬挂的红灯笼预示着就要过年了,两个孩子正在胡同里玩耍。

《暖冬》

这幅照片拍摄于东城区南池子飞龙桥胡同5号院。在温暖的冬日阳光下,一个老人正在优闲自得地遛狗,精致的院落目前在北京已经不多见见了!

《生命》

这一幅照片同样是表现了老北京市民的普通生活.清晨, 太阳刚刚升起,东城区的胡同里,一位老者正在独自晨练,阳光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侧逆光,神采奕奕,象征着顽强的生命力.胡同口,走来了一个中年妇女,也许正在散步?当我正要按下快门的一瞬间,突然,一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闯入了我的镜头,我心想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咔嚓”一声,镜头锁住了这难得的精彩瞬间!

《胡同的早晨》

我拍的这幅胡同马车汽车自行车的照片,是我有一年初夏的早晨在什刹海的一条胡同中拍摄的。这一场景现在看来是非常难得的!因为在同一地点出现三种交通工具是不多见的,这也是北京民俗的一个生动体现。绿树成荫的老胡同里,阳光透过树叶洒在了地上,一辆汽车停在路边,一匹马拉着车子正在悠闲的吃着草料。这时,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响着欢快的铃声一路驶来,北京一天的新生活又开始了。

胡同摄影师陆岩

北京胡同照片皆为摄影师陆岩二十年来所拍摄,而当您看到这些精美的胡同时,大多已经只是作为图片留存了,因为它们早已或是正在拆掉之中!

重庆到兰州大件运输

成都到拉萨物流

成都到云南大件运输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