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钢贸商这一年盼涨价原是梦一场dd

发布时间:2021-01-20 05:04:06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钢贸商这一年:盼涨价原是梦一场

据云南信息报报道,眼下正值冬储,钢贸商对来年钢市依旧没有信心。

钢贸商的2012,比以往更悠闲。一面是钢材价格下跌,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一面是银行借贷之门只开了一条缝,融资越来越困难。至于2013年钢市如何走,还要看“铁公基”项目能否保持高增长。

2012年1月4日,昆明螺纹钢4820元/吨,经历了数十次涨涨跌跌之后,至2012年12月20日昆明螺纹钢已跌至4130元/吨,跌幅为690元/吨。

如果细心地对全年钢价涨跌做一番比对,就会发现钢价上涨的时间不到全年的35%,主要集中于第四季度。涨少跌多成2012的既定事实。

持续跌价、产能过剩、亏损严重、消费低迷等促成了2012的钢市寒冬。

在这个冬天,钢贸商谈“钢”色变,他们翘首等待等待国家政策扶持,等待银行宽大处理,等待市场真正回暖。

然而,直至岁末,才发现是空等一场。

2012,有着6年从业经历的钢贸商许永钢(化名)不觉得自己在等待,他自嘲:“和以往一样,我在路上。”

悠闲

钢价下跌钢贸商高挂“免战牌”

在铁公鸡钢材物流港(下文简称“铁公鸡”)、浩宏钢材交易市场等钢材市场,钢贸商们很多时候在上网、闲聊,甚至打麻将。

许永钢每月的任务量是2300吨,每天差不多77吨。“77吨钢材可能一个客人就能买走。很多事情都是业务员在打理,自己只需签单,收款。”

钢贸商的2012,比以往更悠闲。

近日,在一个钢铁行业年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张长富说,预计全年粗钢产量将达7.23亿吨,同比增长3%左右。

然而,在消费层去年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增幅是进入新世纪以来的最低值。去年前10个月粗钢表观消费量同比仅增长1%,预计全年的粗钢表观消费量为6.79亿吨,同比增长1.8%左右。

钢价大幅下降,7、8月份左右曾跌谷底。以昆明螺纹钢φ12为例,西本新干线上的数据显示,在1月4日的价格为4820元/吨,经历50次的价格变动,在7月27日触底价为3860元/吨,跌幅为940元/吨。

一提到5月份至8月份时,许永钢至今心有余悸:“差不多一天一跌。”由于跌价太快,一些钢贸商为了避免钢材在运输途中或是仓库里贬值,采取少量进货,甚至高挂“免战牌”。这使得本来就悠闲的钢贸商就更加悠闲了。串门,成了钢贸商们打发悠闲时光方式之一。

俗语云:“狗串门,棍棒多;人串门,是非多。”

许永钢说,铁公鸡的钢贸商文化水平普遍不高,自我克制力较低,三五集群常会沾染上坏习惯,赌博便是其中之一。“要是赢了,还无所谓;输了,就有可能出现跑路。”

近年来,铁公鸡每年都会出现一两个跑路的,起因都和赌博相关。在他记忆中,铁公鸡发生跑路事件涉及资金最大的为2000万元。

钢贸商李离(化名)以4000元/吨的价格进了2000万元的钢材,而后急需现金,便以3600-3700元/吨出货。随后,他拿着这些钱继续去赌,最终输了个精光。面对2000万元的巨额货款,李离无力按期支付,选择了跑路。

“像这样跑路事件出现得多了,钢贸商信誉度受损,讨要货款期限由一周缩短为两天,甚至一些一级代理商拿到钱后才会放货。”许永钢说。

脆弱

钢贸商融资越来越困难

许永钢,一个二级钢贸商。作为钢厂和顾客桥梁的钢贸商,也有级别的划分,下一级总得找上一级拿货,一级钢贸商直接和钢厂对接。

2个月前,一级钢贸商的直条销售不畅。“他们首先想到了我们。”许永钢说。在他向一级代理商购买盘螺时,一级代理商说要搭售,按价钱来算,盘螺和直条的搭配比例在4:1至2:1。“由于他们掌控着货源,亏本也得买。”

在许永钢的眼里,一级代理商有些“霸道”。

在一些钢材涨价或是缺货之际,一级代理商们会联合起来,要么是每吨涨价50-60元,要么干脆不出货,去问原因说是在“盘点”,第二天去问,依旧是“盘点”。

钢贸商向钢厂要货还得通过他们开单。“我们还算好,三级代理商拿货就更难了。”许永钢觉得自己很庆幸。

从2006年初涉足这个行业,他将钢贸商的生存状态定格为:“脆弱。”

去年5月份,银监会重排行业风险敞口,钢贸行业仅次于政府融资平台,风险排在第二位。对此,银行在提高贷款成本的同时,又在收缩放贷规模,提升审批难度。

一面是钢材价格下跌,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一面是银行借贷之门只开了一小条缝,融资越来越困难。

中钢协2012年8月抽样调查显示,去年上半年,钢厂每吨钢利润6.8元,到7月份,这个数据变成了1.68元,整个行业比2008年更困难。8月份的第二周行业亏损面到了80%-81%,到第三周行业亏损面扩大到83%。

和全国其他市场相比,处在运输末端的昆明钢材市场有点“风光”。据多位钢贸商讲述,去年建材的利润在10-20元/吨,型材的在150元/吨左右。然而,两者都只是前年的一半。

在记者多次采访的过程中提及转行,多位钢贸表示:“已经无法转身了。”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垫资销售钢材。

“在"铁公基"里,钢贸商没有不给房地产开发商垫资的。”许永钢表情沉重地说,“给房地产开发商垫资,令我们经营险象环生,垫资是我们资金链塞上的一块"血栓"。”

据了解,他公司资产的70%用作垫资,没有收回的货款在2000多万元。在“铁公基”里,有90%以上钢贸商进行了垫资。“只要10个项目中,有两三个没有按期收回货款,差不多一年也就白干了。可以说是如履薄冰。”他说。

前几天,有3个工程的负责人打来电话说,去年没法结账,总共涉及资金在370万元,而他公司的年利润也就在1000万元左右。

“这1000万除了一半以上要交给投资人而外,还得养活20多个人,支付仓库租金,支付办公费用等,纯利润所剩无几。”

执着

基建要保持高增长就会有需求

在今年钢市持续低迷的状态下,许永钢公司的利润依旧和之前两年一样,保持在1000万元左右。

“关键在于开发潜在客户,今年以来通过熟人、送礼等方式不断开发潜在客户。”许永钢除了开发潜在客户而外,在规避逃款风险上也做出了调整。

调整源自一次吃亏。

2009年,他拉了120吨、货款将近50万元的建材到了曲靖一处工地。对接人员说,去找领导拿钱,随后跑了。报警后,这批钢材被法院封存,至今动弹不了。

而今,要是客户提出说是赊账,他都会要求顾客以公司名义签合同,再以个人名义来担保。“这样一来,顾客就跑不了啦。”

钢材市场有需就有求。尽管国家对房地产进行了宏观调控,但是保障房、廉租房、电站、隧道等依旧在开工建设。通常,接手这些工程的都是国企,而在工程结束前没有现金是国企的一个通病。

现在有一些人抓住了这个通病,帮国企和钢贸商牵线搭桥,钢贸商提供钢材,而他们帮国企先支付资金给钢贸商。钢贸商称他们为:“中间垫资商。”他们通常会通过各种手段在国企中安插人手,而后通过垫付资金来赚取利润。

为了避免资金链断裂和公司正常经营,钢贸商会不断调整经营思路。今年以来,许永钢一直以出库为主,眼下正值冬储,但他对来年钢市依旧没有信心。在“铁公基”项目上,有80%钢贸商习惯性地开始冬储,“但是80%的决定不一定是正确的”。他仍旧以抛货为主,不主张冬储。

眼下正值冬至,北方冰雪覆盖,南方雨雪纷飞,像铁路、基建等户外建设项目不得不延缓开工。许永钢说:“钢市实质性需求越来越弱,虽然钢价在小幅上涨,但是没有需求的支撑,上涨只是个表象。”

“然而,仍有不甘心的钢厂,即便在钢材需求趋弱的此时,只因板材价格的相对坚挺,尝到了一丝盈利的甜头,多数钢厂选择加大马力生产,期待这样的盈利能弥补一些亏损。”意达钢材信息网研究中心刘海波指出。

2012年11月,全国钢材产量为8123万吨,同比增长16.5%,为历史新高水平,一改往年普遍规律。刘海波指出:“钢市下游需求积弱难改,后期铁路建设等基建项目能否保持高速增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建设资金能否落实。粗钢产量居高不下加上北材南下引起阶段性供应过剩,年前钢市或难现真正回暖,加大生产和冬储只会激化市场的供需矛盾,加剧产能过剩。”

最近,许永钢接到了投资人的电话,叫预订6万吨板材。“或许,投资人觉得少了"冬储",就少了点什么。”他苦笑着说。

风险

银行:“三防”行业钢贸排第一

去年,云南省部分股份制商业银行昆明分行上亿的不良贷款风险出现后,随即将一大批钢贸经销商和流通公司集体纳入贷款“黑名单”,并猛然提高了担保公司的准入门槛。这一事件也让云南省整个银行业瞬间紧张起来。

“云南省已经发生了几起钢贸老板从银行融资将资金用于房地产等其他行业,从而导致贷款到期无法偿还,坑了好几家银行了。”一国有商业银行云南省分行公司业务部负责人苦笑着告诉记者。去年以来,不论是国有商业银行,还是股份制商业银行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不良贷款,钢贸行业贷款风险在不断增加,现在是听到钢贸行业一点点风吹草动都头大,太害怕自己的客户还不上贷款了。

记者从云南省多家银行了解到,近几年,在银行近70%的银行承兑汇票都是开给钢贸商,然后钢贸企业以自己的钢材存货为抵押物从银行取得贷款,并由专门的监管公司来进行监管,一段时间后钢贸商再通过加付一定的佣金费用或者利息费用偿还资金后,以拿回钢材货权。

“在钢贸商没有偿还资金时,货物都是抵押大型的钢贸企业手上,由第三方监管公司进行监管。”一国有商业银行中小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在这一过程中,要是这些大型的钢贸企业与第三方监管公司勾结的话,制造假仓单,就有可能出现一批钢材重复质押、多方贷款的风险事件了。年末是钢贸商回款的关键时间,听到哪家银行出问题或者某个钢贸商电话打不通,我就担心是不是出事了。

据了解,在去年,银行对于钢贸业的融资规模大幅度缩水,很多银行几乎没有新增贷款,就算有新增贷款,贷款的额度也非常小,担保公司也就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去年4月底,银监会办公厅下发一份通知,要求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及时调整钢贸行业信贷方向和政策。在通知下发不久,云南省一股份制商业银行就出现了不良贷款。云南省各家商业银行在钢贸风险初露端倪时就对钢贸商施行了紧急收贷政策,这也使得钢贸行业的资金更加紧张。

“目前,银行尚未叫停钢贸行业贷款。但对钢贸行业客户的贷款要比以前谨慎很多。要是有一点点风险没有做好防范,我晚上都睡不着觉。”一股份制商业银行昆明分行公司部负责人告诉记者。

“我们现在最怕的就是曾经一些钢贸商和担保公司通过钢材抵押贷款进行炒房和进行民间借贷等生意。”一国有商业银行的负责人表示,东部沿海地区出现跑路的钢贸商有一些就是曾经批量买房。现在钢材卖不出去,房子也卖不出去,银行催贷却不续贷,担保公司就一起出力。

记者从多家银行了解到,对于一些信誉比较好的企业,银行会建议几家钢贸企业并引入担保公司进行担保,再从银行取得贷款,钢贸企业将钢材或其他资产作为保证,放在钢材交易市场或者担保公司的仓库。若是一方违约就由互相作保的另外一家或多家企业进行偿还。

“在这一过程中,钢贸商们是相互监督,谁都不会希望听到谁出问题,出了问题都牵连出来是钢贸商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一股份制商业银行武城支行负责人表示,我们也大多只选择信誉比较好的钢贸商,不愿意与一些小的钢贸商们进行合作。

在进行联保贷的过程中,银行不仅提高了企业的保证金,也提高了担保公司的保证金。若是一家担保公司可以从银行获得1个亿元的授信贷款。在获得银行的贷款授信后,担保公司给银行授信金额10%左右的保证金。在这1亿元的授信贷款分批拿出来的过程中,在担保公司对企业进行担保时,担保公司都必须给银行贷款金额10%的保证金来防范风险。

业内人士也表示,若是一些钢贸公司熬不过这段时间,随着年底银行集中收款,并且是进行了联保的形式。那么,监管不严的银行、大型钢贸企业、仓储和担保公司也会进一步受牵连。

辽宁棋牌

真封神外传游戏

魔晶猎人手游

双色球姓名幸运选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