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再辩欧债危机需要强势欧洲中央政府

发布时间:2021-01-25 14:52:02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再辩欧债危机:需要强势欧洲中央政府

自2010年5月至今,希腊债务危机的爆发、救助一直是欧债危机的核心主题。  当前希腊债务危机的产生有三个深层次的原因:第一,是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对银行业的影响,以及由此产生的银行业危机。经济危机和金融重组首先给银行业,进而给政府财政带来了巨大损失;第二,欧元区内部国家发展的不均衡。具体而言,北欧国家经济发展较好,南欧国家经济发展则较差。南欧国家缺乏竞争力,对外借贷增加,进而导致公共债务上升;第三,是欧元区公共管理体系的不健全。  欧洲经济货币联盟(EMU)成立的目的是促进较不发达国家的经济发展,通过资源的自由流动,实现欧洲经济的整合。但这一过程是漫长的,在这个过程中,很多政策措施的预定目标都没能实现。欧洲北部和南部在经济发展上的不均衡仅仅依靠市场是难以解决的,此时便需要政府参与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欧洲缺乏一个统一的政府,这导致了欧洲作为一个整体缺乏政治意愿来推动各个领域的发展。此外,欧元区在成立之初并没有形成一个机制,要求其他国家履行援助出现债务危机的国家的义务。所以当2009年希腊出现债务问题时,没有国家主动进行援助,解决债务问题停留在希腊自救的层面。直到债务危机开始蔓延时,欧盟的援助才开始提上议事议程。可以认为,正是援助措施进展缓慢导致了危机的进一步蔓延。  需要注意的是,一开始对希腊的救援方案就附带了债务削减的条件,此后的一系列援助则附带了更为严格的紧缩条款,比如要求希腊三年内大幅削减赤字,这使得希腊经济情况持续恶化,失业率和贫困率都不断攀升,罢工游行时有发生,希腊的前景一片黯淡。  那么应当如何应对当前的形势呢?希腊脱离欧元区可以说是解决当前债务危机的一个办法。目前希腊有50%的议员希望能够留在欧元区,但如果欧元区不能在未来提供给希腊一个较好的恢复和发展的空间,希腊将不得不退出欧元区。  但是,希腊退出欧元区后,使用新的货币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中存在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比如如何对新货币进行估值。他指出,即便退出欧元区导致货币的大幅贬值,但对于出口占GDP比重不高的希腊而言,其积极的作用仍然十分有限。另外,退出欧元区后,如何确定汇率也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届时希腊应当如何应对与各国货币和贸易交易等问题,都不是短期能解决的。  那么仅仅依靠财政契约是否就可以解决当前的债务危机呢?不提高国家的竞争力显然是不行的。目前有两种解决欧元区南北竞争力问题的方案:第一,欧元区北方国家购买南方国家的产品;第二,欧元区北方国家加大对南方国家的投资力度。前一个方案遭到了以德国为首国家的反对;后一个方案由于这些投资项目目前难以盈利,而且在长期看来还有助长经济泡沫的风险,因此也不可行。目前,欧元区北方国家和南方国家真正能够展开合作的方面,是共同建设支撑经济发展的基础设施项目,比如发展地中海地区的风电设施,进一步开发可再生能源,然而由于危机的冲击,这些合作还远没有提上议事日程。  总的看来,欧盟需要进一步增强欧洲国家之间的联系,使国家间的经济联系上升到新层次,在经济政策制定方面建立新的协调机制,实现经济政策的统一。同时,欧盟也需进一步完善治理体系和框架,将政治领导人的意愿适时转变为行动,积极推动经济和政治的整合。  展望欧洲经济货币联盟的发展,应当指出,欧洲经济货币联盟不仅应反映联盟内发达国家的意见,实现发达国家的利益,也应反映联盟内较不发达国家的意见,服务于它们的切身利益,这样才能维持欧元区的稳定,促进欧元区国家的共同增长。  成思危:希腊离开欧元区从长远看得不偿失  欧洲债务危机发生的原因可归结于三点:一是美国次贷危机从美国向欧洲国家扩散,由虚拟经济领域向实体经济蔓延。从希腊可以看得很清楚,由于全球经济危机,希腊航运业、旅游、侨汇收入都受到打击。二是各国国内的原因,希腊国内产业竞争力不够强,另外,希腊借了款,但有些款项投资效益并不明显,还款的能力就受到影响。三是欧元区本身的结构和一些制度上的原因。最显著的一点就是,欧元区货币政策统一了,但财政政策并没有统一。  由于采用统一货币,竞争力强的国家就有利。因为统一货币使单个国家不可能通过货币贬值的办法来提高竞争力,所以像德国这样的竞争力强的国家市场占有率就得以大大提高。此外,由于统一了货币,储备只能用欧元,当一个国家外贸出现逆差时,储备减少,应对危机的能力就更受影响。最后,如果一个国家把资金、借款用于社会福利或错误的投资项目上,就难以产生效益,贷款也就无法按期还付。此时,欧元区也无法如中国的西部大开发一样,用转移支付的办法来解决这一问题。在中国,国家可以通过中央政府把资金转移到西部,增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强造血能力。由此,可以发现,欧元区虽然有其优点,但同样也会带来一些问题。  国家不能破产,唯一的办法就是借新债还老债,或者与债权人谈判,债务重组。债务重组也只是拖延,最终还是要还钱。此时只能依靠紧缩开支、减少福利、裁减公务员等一系列紧缩措施,来减少开支或出卖一部分国有资产来解决问题。但这些都是不得人心的。民众的这种情绪和真正有远见的政治家是不一样的,虽然民众的情绪会导致一些政府的垮台,但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来代替紧缩措施。  欧元区的前景现在看来只有两种可能:  一是通过欧元区内部的努力来解决问题。这便需要欧元区国家协商一致,需要互相妥协来找出可行的办法,而不仅仅是要求负债的国家一味地紧缩,更重要的是要给它们经济发展的机会,通过经济发展来还债。  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欧元区解体,希腊离开欧元区,其他一些国家陆续离开欧元区。但这样一来,造成的问题就可能更加严重。从宏观角度说,世界金融体系将会受到很大打击,因为现在欧元是唯一能跟美元抗衡的储备货币。如果欧元消失了,世界金融体系就可能回到过去美元独霸时代的情况。另外,即便离开了欧元区,一个国家也并不一定能通过货币贬值的办法恢复竞争力。对希腊而言,它的出口占GDP比例不高,通过贬值的办法提高竞争力是有限的,相反贬值提高了进口的成本。  所以,从老百姓的情绪看,希腊等国家离开欧元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如果从长远的战略框架来看,这种做法实际上得不偿失。  我的建议是,不要让福利政策绑架了财政政策,让各国的货币政策、财政政策都保持严格的纪律。欧元区政治一体化的发展,不可能像美国那样成为联邦制,更有可能是邦联制,即各国在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上有更紧密的联系,但在政治方面则更多通过协商一致的办法来取得共识。这可能带来部分主权的让渡,但让渡这部分主权也会遇到各种阻力。财政纪律的统一可能是目前必须要做的,否则就可能很难达成继续援助希腊的共识。  金立群:欧债危机不是世界末日  欧债危机的产生有诸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是欧洲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目前欧洲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以及劳动法都是在二战结束后建立的,其目的在于维系欧洲地区的社会公平、促进社会平稳发展、减少社会矛盾,当时的社会福利制度是作为一条“大船”的“压舱货物”。  然而,欧洲国家的社会福利制度也逐渐带来诸多负面影响,并且这些负面影响在当前已经不断放大,比如优越的社会福利制度助长了懒惰的情绪以及滥用社会福利的动机。一旦经济的发展不足以支持当前的社会福利制度,那么社会福利制度对经济的负面影响便会越来越大,因为人们往往只愿接受福利的提升,而不愿接受福利的下降,而在欧洲民主社会中,支持福利提升、反对福利下降的政党往往会获得更多的选票。  因此,政府需要采取的一个重要政策便是在保护市场竞争中失败的人,为其提供社会福利实现社会公平的同时,又能提升对社会前进动力的激励和创新的激励。如果提供过于优越的社会福利,实行平均主义,那么这个国家必然缺乏前行的动力;相反,如果社会福利提供得不充足,并导致了巨大的经济地位落差,那么这个国家也会不稳定。  经过二战后60多年的发展,欧洲国家的社会积弊越来越严重。二战以后所建立的社会福利制度如今已然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负担,若还不减少这种“压舱货物”,“大船”将会下沉。这对于中国以及新兴市场国家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教训。社会福利制度的建立必须是经济发展水平所能承担的,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不断地平衡公平和效率。  第二个方面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之间的协调。欧元区成立之初,各方并没有就财政主权达成妥协,这导致了欧元区实行统一的货币政策的同时,仍保留着主权国家的财政政策。因此欧元区国家主要通过发行外部债券来融资,同时财政转移无法在欧元区内实现。在中国或美国,各省或联邦间进行转移支付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人会对通过税收方式帮助落后地区发展提出异议,然而欧元区民众还缺乏欧洲公民意识,他们没有意识到,救助他国、帮助它们渡过难关也是符合自身利益的。此外,货币政策的统一导致了竞争力不同的各国间差距持续扩大,对于竞争力较低的国家,他们再也无法通过货币贬值来增加竞争力,经济发展势必会减缓。  因此,欧债危机的解决需要欧洲国家调整福利制度,并由欧元区统一财政政策,严格按照《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规定来控制财政赤字,由此解决只有统一的货币政策而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的问题,实现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不可让福利制度挟持货币政策,也不可让货币政策挟持财政政策。在区域一体化与全球参与的进程中,各国都应当在国际舞台上竞争,任何国家都不可抱有搭便车获取“免费午餐”的心理。  对于欧债危机,我认为“这不是世界末日”。  卢锋:欧债危机三根源  欧债危机的根源有三个主要方面:  一是政府的过度支出,从经济学的角度而言,也与凯恩斯主义兴起以后的理念有关系。  二是单一货币体系下外部的国度失衡导致的债务积累。欧元区的设计是实行单一货币,但没有实现统一的财政,没有实现统一的政治联盟。在这个背景下,原来欧元区建立的初衷是通过统一市场中各种要素的自由流动来实现经济的快速趋同。但事实证明,欧元区各国经济并没有实现趋同。欧债危机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外部失衡过高导致的高额外部债务。实际上,这需要我们对现代的开放经济学重新进行思考。  三是上世纪90年代欧元一体化战略的选择对日后的影响。现在来看,作为欧洲在上世纪90年代新的一体化战略的设计——欧元,可能还是存在一些问题。一个突出的问题便是,这个设计假定了各国经济能很快趋同,并且各国要自己来解决可能出现的债务困难。但实际上,一旦出现危机,这套机制并不能很快起到应有的作用,这就给后续的应对欧债危机前景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曲星:欧债危机需要强势政府  欧洲一体化建设存在结构性的问题、设计上的问题,也存在运行上的问题。  所谓结构性的问题,是指欧洲国家发展不平衡。欧洲一体化最根本的原因是要消除欧洲国家之间发展的不平衡,这意味着北欧发达国家要有心理和现实的准备,来为发展相对滞后的南欧国家做出某些牺牲。但问题是,即使这些政府愿意作出牺牲,这些国家民众是不是愿意呢?如果欧洲一些发展相对滞后的国家陷入困境,而发达国家没有能力或不愿帮助,那么欧洲、欧盟一体化还有什么用处呢?这是一个深层次结构性的问题,它涉及到欧盟存在的意义。  设计中的问题就是主权财政和统一货币的问题。欧洲一体化在设计上的不到位导致了欧洲现在的局面。在各个国家经济发展水平不平衡的情况下,统一货币对不同的国家带来的是不同的经济效益。此外,欧元区还缺乏退出机制,即便存在60%的借债率、3%的赤字率的规定,但如果各国不遵守,又有什么办法呢?  欧洲一体化还存在运行中的问题。几年前,欧洲有一个非常深刻讨论,即欧盟是应当先深化合作,还是应该先扩大?政治家往往是好大喜功的,这导致了在实际上深层次的设计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欧元区就扩大到了现在的规模,这在欧元区运行上是非常大的问题。  我对欧债危机持谨慎乐观的态度。在欧洲国家选举中,选民最爱听的就是高福利、增加工资和减税。福利一旦提上去了就难以下来了,资金不够就必须借债,因此如果政府真正把紧缩做到实处的话,实际上意味着政治自杀。另外,在欧盟层面上,政策也是在不断摇摆,不停地受到各个成员国国内政治的影响和干扰。欧盟达成的新的财政契约,意味着强化了欧洲财政纪律。但是,欧盟真正能够采取强有力的措施来解决问题吗?凡是危机时都需要一个强势的政府,可惜欧洲并没有。  裴德盛:社会福利需要经济增长支持  结合北欧国家发展的经验来看,当前欧洲国家过于优越的社会福利制度,对欧债危机的爆发有一定的影响。如果社会福利制度得不到及时改变,或经济发展不能有所提高,那么负债所产生的问题将会越来越严重,最终导致危机的爆发。  但仅从福利制度的角度来考虑欧债危机并不完全合适,因为福利制度只代表了一国的支出,如果一国收入能够满足福利的支出,那么高社会福利也并不是一个问题。现实中,这样的例子有许多,丹麦也是一个高福利国家,但丹麦的债务率却是比较低的,它是社会福利和经济同步发展的一个国家,这又得益于工商界的发展和民众的努力,更得益于经济政策制定的适时合理。  经济政策制定的适时合理,对于经济发展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中国政府所制定的“五年规划”都十分有效率,这一点值得欧盟国家学习。欧盟国家需要努力协调各项经济政策,促进各国的经济增长。另外,欧盟国家可以制定相关政策,大力开发可再生能源,并提高国家,尤其是较不发达国家的竞争力。欧盟也应当与中国不断加强联系,促进双边贸易往来。  中国可以适时改革当前社会福利体系,如挪威和丹麦一样提高社会福利水平。一方面,社会福利水平的提高可以降低居民的预防性储蓄动机,提高居民的消费,促进内需;另一方面,中国高速的经济增长也可以支持当前社会福利的提高。  许钊颖  康斯坦丁·西米蒂斯(Constantinos Simitis):  希腊前总理  成思危:  第九、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  金立群:  中国投资公司监事长  裴德盛(Friis Arne Petersen):  欧盟轮值主席国丹麦驻华大使  卢锋: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北京大学中国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曲星: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美式装修

日式装修案例

印象

90平米装修效果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