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团购网站陷盈利困局资本酝酿出逃计划【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09 20:01:28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原标题:谁来接盘团购

10月19日,团购网站24券在其官网突然发表声明,宣布公司暂时进入“长假期”,CEO杜一楠公开指责投资方撤走240万美元资金。这是继团宝网之后,又一家曾经位列Top10的一线团购网站轰然倒下,留下一部投资方与创始人联袂主演的“宫心计”。

曾经挤破了脑袋想要往团购行业里扔钱,如今却巴不得及早脱身,在行业盈亏平衡点迟迟不到的境况下,资本方正在蠢蠢欲动。想上岸,却抢不到船票,这或许是众多身陷团购苦海的VC/PE们面临的窘境。

资本的套现冲动

去年11月,国内团购业老大拉手网赴美IPO,结果在原定上市日的前4天,宣告搁浅。这对于整个国内团购行业来讲可谓当头棒喝。更糟糕的是,团购鼻祖Groupon因为财务涉嫌造假和商业模式遭质疑而股价狂跌,市值竟然在一年间缩水七成。

不足半年,华尔街对于团购的态度就从极力热捧到冷眼相待,这让VC/PE们猝不及防,更让已经在里面砸了重金的他们后脊发凉。

“最好的退出渠道当然是上市,获利最多;如果上不了市,那退而求其次就是并购,卖给其他的机构;如果并购也不行,就只有让这个企业做到盈利,每年拿分红。”某大型风投的投资经理告诉记者,VC/PE的获利渠道无外乎这三类。

问题是团购的IPO之路已经被基本堵死,并购退出也需等待时机,大规模盈利更是遥遥无期,不少资本方开始对团购这门生意失去了耐心,这其中就包括了24券的主要投资方马来西亚成功集团。

知名IT评论人魏武挥表示,“去年融资的时候,团购的估值还很高,有些投资方现在虽然想退出,可是又不愿意贱卖,所以很难出手。”

即使有人愿意接盘,今年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在上周举行的清科CEO高成长企业CEO峰会上,清科集团创始人倪正东公布了他们最新的统计数据:今年前三季度,VC和PE的募资同比下降70%,VC投资下降了60%-70%,PE投资下降了近40%。

“创业公司也非常不容乐观,过去5年中,没有一年像今年这样让我们投资界如此饱受压力。”倪正东坦言,自己从1995年创业到现在,觉得今年是整个市场上听到负面消息最多的一年。

这些负面消息中,大概也包含了这样一条:2012年接近尾声,独立团购网站依旧未打破“零融资”的尴尬局面。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潜在的新投资者出现,让马来西亚成功集团“喜出望外”,在看到“出逃”希望后,他们要求削弱创始团队的股权,来为自己争取更大的利益,而创始团队对此极为不满。双方僵持不下,并最终导致CEO杜一楠选择了“罢工”来向投资方施压。

要规模还是要利润

投资人与创业者“共同进退”,在利益面前,或许只是个天真而美好的愿望罢了。

在团购行业迟迟无法盈利的境况下,投资人和创始团队的关系有点“贫贱夫妻百事哀”的味道。对于创始团队来说,无法盈利意味着得不停地向投资方“伸手要钱”,这也让他们在争取利益分配时处于难以避免的弱势。

有意思的是,就在本月初,一直顶着“烧钱”名号的团购行业还曾经试图为自己正名。满座网宣布9月实现“1元”盈利,率先走出行业只亏不赚的困境。行业老大美团网也表示,将在年底前实现盈利。

团800联合创始人胡琛对此仍保持谨慎态度:“盈利要看财务上怎么计算,一个月或者一个季度的盈利还不能说明问题。”

国内所有团购网站中,唯一可以查到公开财务数据的是糯米网,因为其母公司人人网已在美国上市。根据人人网Q2的财报,糯米网当季营收360万美元,亏损720万美元,亏损主因是运营费依旧高企,达到1040万美元。

实际上,今年团购行业已经在努力控制成本。去年Q4财报中,糯米网取得270万美元营收的代价是花费了1190万美元运营费,属于“赚1个花4个”,现在是“赚1个花3个”,已经有明显进步,可惜,这距离盈亏平衡仍是“十万八千里”。

根据团800的统计,糯米网目前单月营收接近2.5亿元,仅次于美团、大众点评和窝窝团,位列行业第四,因此数据的参考价值很高。

“各家的运营效率肯定有不同,但大家的模式仍然类似,因此总体盈利能力不可能天差地远,否则这场战争已经结束了。”胡琛分析说。

在胡琛看来,国内团购业的盈利困境,一大因素是输在了起点上。“在美国,Groupon和商户之间是四六分成,而国内,上来就是一九分成,最恶性竞争的时候,团购网站甚至不分成,贴钱给商户。”

然而,在行业仍有众多玩家的情况下,谁都不敢贸然提高分成比例。5%-8%的低毛利让团购网站在要规模还是要利润之间痛苦纠结。

以满座网为例,尽管实现了“噱头味”十足的“1元”盈利,但代价却是销售规模从“亿元级”滑落至“千万级”,试图向商家多收钱的结果是大量商家的流失。去年8月,满座网的月销售额是1.04亿,属于当时7家“亿元俱乐部”成员之一,和美团几乎在同一起跑线上,而如今,其5300万的销售规模不及美团的十分之一,在行业内排位第八。

“他们当然是想在资本寒冬里先保证自己‘活下来’,可是互联网世界讲究赢者通吃,这么做还是很危险,简单的开源节流已经很难拯救团购了。”上述投资经理说。

一对一外教

运营商精准营销

装修推广渠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