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泉州城东郭阿婆走了留下两憨孙丰泽将三级联动接力其遗愿

发布时间:2020-11-23 04:00:00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闽南网10月27日讯 还记得泉州城东87岁的郭惠兰阿婆和她两个智障孙子的故事吗?多年来,先后失去丈夫、儿子、儿媳的郭阿婆,独力照顾着两个智障的孙子阿金和阿江(泉州85岁阿婆独养两智障孙30年 不愿麻烦别人想活久点)。

不愿麻烦别人的郭阿婆,只盼着能活久一点,多照顾两个憨孙几天。奈何,岁月和疾病的侵袭,让阿婆心愿落空。阿婆的故事见诸报端仅3个月,因食道癌病发,她走完了苦难的一生。弥留之际,阿婆最放心不下的,还是两个没爹没娘的傻孙儿——自己这一走,他们的后半生可怎么办?

先前报道

如今,和阿金、阿江最亲近的家属只剩下3个年过半百的姑姑。“我们能照顾他们一时,却没办法照顾一世呀!”姑姑们为此犯愁着。

就此,丰泽区民政局社会保障股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将和街道、社区三级联动,争取能够拿出一个确实可行的方案。

阿婆的遗愿

不让孙子挨饿受冻,要让他们活下去

犹记得当初采访郭阿婆时,老人腰杆笔直,迈着小碎步,身体看上去挺硬朗。“8月中旬左右,我妈突然吃不下饭,经常呕吐,我们就带她去医院检查,结果查出是食道癌。”58岁的大女儿何丽程说,检查结果出来后,郭阿婆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因年纪太大,医生不建议手术治疗,阿婆只能拿些药,回家静养。

然而,即使身患重病,郭阿婆依然没有闲下来,每天依旧去拾掇菜园子,给两个孙子做饭、倒尿桶。直到去世前一个礼拜,实在下不了床,郭阿婆忙碌而苦难的人生,才算真正闲了下来。10月15日,阿婆的生命走到了尽头,此时的她只剩皮包骨,已经看不出人形了。厝边们看着阿婆这副样子入了棺椁,都暗自垂泪,替她不值。

临终之前,郭阿婆心里念着的,还是两个傻孙儿。躺在病床上,意识逐渐模糊的她,反复嘱咐3个女儿,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两个孙子挨饿受冻,要让他们活下去。

孙子的现状

由头脑不清的二姑照顾,每天稀饭拌咸菜

奶奶走了,阿金和阿江对此却是懵懵懂懂。阿金依旧喜欢宅在家里睡觉或发呆,唯一的变化,就是送葬时,原本蓬松脏乱的长发被剪掉,穿上了姑父给他找来的衬衫和牛仔裤,看上去精神点。而阿江照例天天往外跑,不到饭点或睡觉的时间,都看不到他的人影。

“这套衣服好像从他奶奶去世到现在,一直没换过,都馊了。”一位邻居从阿金身旁走过,闻到汗臭味,不禁皱起眉头。除了吃饭、听歌仔戏,31岁的阿金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不懂得换衣服,感冒了,就盖着毛毯躺在沙发上,任由鼻涕横流。

而弟弟阿江,年仅29岁,却已驼背,双手萎缩,不住地颤抖着。奶奶在时,时常会拿零花钱给他花,现在奶奶走了,阿江说自己成了“穷人”。何丽程说,缺钱的阿江还是懂得“算计”的,只要跟他说有人要给他钱,他就会乖乖听话。

现在,阿金和阿江暂时由患过脑膜炎的二姑照顾。而二姑也是低保户,一直住在郭阿婆家。但头脑不清楚的她,也只能做做稀饭,有一顿没一顿的,下饭菜基本就是咸菜、豆腐加酱油,放久发臭了也不懂得倒掉。何丽程和最小的妹妹何丽花只在有空时,才能带些热饭菜给他们改善伙食。

待解的难题

区民政将拿方案,社区考虑雇人

母亲临终时,留下的遗言,何丽程姐妹不敢忘,但现实的困境也让她们一筹莫展。阿金和阿江不懂得照顾自己,必须要有人给他们做饭、洗衣等。而她们三姐妹,年纪最小的也已经53岁,还都有家庭需要照顾,刚刚开始或许还能勉强照顾一下,可是时间久了,恐怕就力不从心。她们希望能有爱心机构或者福利院,接收阿金和阿江,每月的低保金以及社区给的钱共1900多元,拿出来作为费用。

丰泽区民政局社会保障股相关负责人表示,像阿金和阿江这种情况,他们也是第一次碰上。民政局除了给他们办低保外,也考虑为他们争取“救济难”,有不高于5000元的补助。目前丰泽区福利院只接收3周岁以下的弃婴,且床位紧张。以阿金和阿江现在的年龄及身体状况,安置到福利院不太现实。他们将和街道、社区三级联动,到阿金家走访摸查,争取能够拿出一个确实可行的方案。

而浔美社区万书记,这几天也在为阿金和阿江的事犯愁。万书记也曾咨询过一家半公益性质的养老院,但每人每月要交费2000多元,还要视情况接收。万书记表示,目前社区也考虑物色合适的人,雇请照顾阿金和阿江。小姑何丽花听闻此举也说,如果费用不够,她愿意与大姐商量,分摊超出的部分。(海都见习记者 吴智明 海都记者 夏鹏程)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200GANA-1679

美女Sissi诗诗内衣黑丝私房写真

爱尤物Yoki性感内衣大尺度风骚诱惑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