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木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有丈夫我有妻子[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9:42 阅读: 来源:木箱厂家

谁能想到,和初恋的情人在无意中又恋旧梦的曲曲折折让人可笑,起先做为我只是出于一种心理创伤后愈合时的报复欲提升。但没有想到,日子在一天天继续,回想自己的所做所为,我在夜深人静时,渐渐发现了自己那可耻的行为,那卑鄙的手断、那欺人的哀痛并不算高明,对在我人生的三十九年长河里做这种感情走私、婚烟游戏确实感到很害怕、很危险、很痛苦。

十六年后的重逢、幽会、离别谁能预料到,在我的生活环境中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种负罪感。然而值得庆幸的是,我和她终于结束了这段危险感情纠葛之后,在跟家人团聚时,我感到内心有那么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和轻松。

一九八六年寒冬,十八岁的我便在父亲、母亲、哥哥、姐姐的呵护下进行了为期三天的入伍体验。那时,不太大的县宾馆人海拥挤,说句心里话,父亲、母亲、哥哥、嫂子、姐姐似乎也认识到我在学业上的失败,想让我在部队这所大学锻炼锻炼,弥补恨铁不成钢的遗憾。接兵的人在县政府工作的哥哥的邀请下吃了顿饭,并坐长达半个多小时。十月份的一天我离开了中条山,去了那几千里之外的辽宁省府沈阳市。

当酒菁美成了我的女友在军营里传开后,战友们大多认为两人郎才女貌是天生的一对。但我总这样内疚,一个黄河边来的小伙子追求沈阳这样优秀的女孩,是迟早要碰壁的。因为她的父亲在东北制药集团是总工,母亲在厂里职工医院妇产科任主任。她刚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分在沈阳青年歌舞团,忧虑和煎熬同步时,我暗暗发誓,钟爱酒菁美一生!

我们的爱情就这样如火如荼地渐渐发展着,那时我也入伍二年,计划复习参加军队院校考试,又在沈阳五十六中复习高中知识。然而当时酒菁美的父母却坚决反对。整天对着她说,他家在农村,一旦考不上军校复员后可能回到大山沟,他那里和咱们这里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将来不连累你才怪呢。况且他又是外地人,你如果嫁给他,婚后的住房问题、生孩子问题,在咱们沈阳还不得五、六十万元左右,你考虑过吗?再说,咱家在沈阳,你父亲有地位,首先他家和咱家门不当户不对,家里就你这么个宝贝女儿,何况左邻右舍知道了,不笑掉大牙才怪呢,我们的面子还不丢尽了?你如果不死了这条心,我就不要你这个女儿了。

她的母亲还以绝食相威胁,在这种进退两难的岁月里,我痛哭过、她自杀过,酒菁美便开始日渐娇脆,且变得寡言沉默。连日来,她多次对我欲言又止,并渐渐开始了冷淡我。

临近军队院校的考试,我的心里酸、甜、苦、辣五味俱全,最终因三分之差没有得到解放军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酒菁美的父母唯恐夜长梦多,开始为女儿多方张罗对象。不久,她经人介绍和皇姑区区委宣传科一个叫井水明的新闻干事订婚,一九九零年冬季十二月份酒菁美的父母认为女儿的爱情基础扎实可靠,就匆匆为她举行了婚礼,而就在当天我也接到了团部给我发的退伍书。

我的梦彻底破灭了,在沈阳已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留恋了,我欲哭无泪,婚烟的介入,使我失去事业的同时,又失去了家庭,离开了沈阳这个让我伤心的城市,回到了山西平陆一个小山沟。很快,按当地风俗,在年迈的父母和别人的劝说下,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婚后的日子里,她贤慧可爱,讨人喜欢,并生一女一子,使我感到了幸福的真正内涵。

然而,万万没有想到,我竟与酒菁美重逢了。婚后,我利用在部队学的专业开了一家诊所,收入并不那么顺心,挣了十万多元钱,就又想做家里的红富士苹果生意,结果到广州去了几趟,唉!差点连人搭进去,眼前妻子抱着一双儿女天天泪流,我下狠心走进一家民营生物农药厂当了销售员,正好分的区域在辽宁省大连市。

二零零四年的一个夏天晚上,在仅租的二十平方米房间里深感一天送货的劳累之际,我开始在网上和几名朋友神侃,一个名叫“昨日山风”的网友对我盯得好紧,又是问我的婚姻状况,又是问我的家庭背景、还有初恋、儿女等,我当时认为反正在网上狂聊谁也不会认识谁,谁和谁吹又无妨,实话实说也不介意,就这样我含着眼泪如实讲述了自己的家庭、婚姻,甚至初恋的日子里的悲悲切切,讲述了离别十六年一直在为一个女人牵挂的内心世界。

“昨日山风,你知道吗?我好想好想我的恋人,尽管相隔万水千山,又仿佛是昨天、是早晨,想恋人时,满天的星星在家乡的小西沟竹边偷偷流泪,每粒泪珠都是亮晶晶的珍珠挂在恋人的脖项,想恋人时,心是被切碎的,每一个碎片子千万次都在滴血,想恋人时,就想家乡北边的绵绵条山、南边的滚滚黄河,地老天荒,就想着那无边无际的空旷,悄悄一次次一回回地翻卷而来,纱崦一样裹着我那颗受伤的滚烫的心,而那流出来的鲜血,红红的,就像一朵硕大无比的盛开的玫瑰。”

“昨日山风,你清楚吗?我好想好想我的恋人,这十六年来,有时就起风了,有时就下雪了,有时就阳光灿烂,有时就流水洋洋了,就有许许多多卿卿我我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昨日山风,你明白吗?我好想好想我的恋人,十六年来,是谁能用那双灵巧的手指,揉动那根柔美而震颤的心弦?想恋人时,在白天、在黑夜、在无言以对的寂寞黄昏,顿时深深觉得整个身子就被拉得细长细长的,像一根细长细长的芦苇,可以站的更高,看得更远。”

万万没有想到,“昨日山风”自称初恋遇到父母的强力无端干涉,现在感到很对不起初恋的男朋友,世上竟有如此类似遭遇的网友!这又怎能不引起我对往日恋情的回忆。

曾记得我和酒菁美在一起的日子里这样描述过她:阿美,您多像我家乡的树梢,倾斜了,是向南还是向北?阿美,我檐下的那对白鸽子起飞了,是向北还是向东?阿美,您的心是青的还是黄的,阿美,您的泪是甜的还是苦的,阿美,是我的恋人还是我的妻子?阿美,是撑着青春的菏团奔来的,还是戴着那顶咱们在沈阳青年公园门口买的黄色草帽来的。

阿美,您知道吗?起风了,啊!那风,风中的麦香以及过年过节的菜肴汤水的气味醉人了,风中的恋爱怎能忘了沈阳故宫,北陵公园,还有于洪飞机场那长长的跑道和密密麻麻的果园,都有着太阳那股气味,蜂蜜的的气味,都有着城里城外您那动听歌喉响亮的如银币叮当作响地落下来的味儿。阿美,那风无论如何也是从沈阳刮来的,带着城里的水星儿、高楼味儿、世世代代浓厚的风俗味儿,风中有您父亲的严厉,慈母的眼泪。阿美,那风轻柔柔的,细细润润,那风就是从老远的沈阳来的,天边和无处不在的母爱和父爱么?阿美啊,您从窗户进来,又从窗户里出去。

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大自然更伟大、更美丽、更自由自在!在博大无垠的大自然里,纵有星移斗转,风云变幻,纵有春去秋来,枯荣轮回,但总是日月同辉,天地永存不息,人啊人,为什么您和大自然越来越远离了!

连日来,我丢下其他网友,耐心开导“昨日山风”,不知不觉间,两人已聊了八个小时,从惺惺相惜开始,两人在虚拟的网上抚摸彼此的伤痛。终于“昨日山风”敲出了这么一句话:“其实,我两个多小时前就知道您是谁了,我是酒菁美,您的阿美呀,请您打开邮箱……”

我匆匆忙忙打开邮箱:“胡伟超,您爸妈还好吗?我不知道您是否能收到这个伊妹儿,因为这个邮箱地址已是几年前的了,我是想试一下,找一个安慰自己的理由,今天是我的结婚纪念日,但我并不快乐,其实,多年来我一直想寻找机会跟您解释,但没有勇气,当时并不是我不愿意,而是因为我父亲、母亲对我的胁迫,回想起那段您对我倾注了一腔痴情的时光,我一遍又一遍地自责,是我这辈子愧对了您。”

我看了那封伊妹儿,心情不知怎的异常复杂,昔日令我如醉如痴地深爱着的女人在相隔十六年后,竟还惦记着自己。同时,我怎能不意识到酒菁美的婚姻多多少少不怎么幸福,想到这里,我突然笑的那么甜,那种笑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过,一种情不自禁的深深快感无止境地涌上心头,随着手指在键盘上快速地跳动,我终于又写道:“读到您伊妹儿,我高兴地快要发疯了,还有什么比这———与自己始终深爱的女人在久别之后得到消息更兴奋呢?您怎么样,是不是还是以前那个样子呢?您知道,我一直牵挂着您,今天是您的结婚纪念日,我祝您幸福、快乐、如意……”

我终于明白了,世上有许多事是不能随便做的;世上有许多东西原来是至高无上的怪物,也是绝对碰不得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多少次在网上或者通过电话、手机与酒菁美暗暗相约,她告诉我结婚后的苦果仅仅是父亲、母亲造成的。她说:“在结婚一年后,丈夫井水明时常借单位出公差,和省电视台一个节目主持人台慧敏的女同学有不正当关系,有时深更半夜才回家,两人的关系无形中变得微妙起来。”她婚姻不论将来会怎样,对于今天这样的结局,是我一直盼望着的。

又过了一段日子,我终于萌生了一种引诱她红杏出墙的强烈愿望,只因为报复当年她和她的父母,记得有一次在网上聊天时,我又不加思索开门见山地说:“昨日捧打鸳鸯无情飞,老天有眼,让我们重温旧梦。”

“我们不是没有缘份,只是时机不到,我们见次面可以吗?”

片刻,屏幕上显示出了一行行字:“来沈阳后,给我速打手机,我好想您!”

去年六月,家乡人都沉浸在火热的麦收季节,我有机会到沈阳出差,办完公务后,我迫不及待地想约她出来见面。谁知,我惊讶地发现,相隔十六年啊,她比以前更加成熟,但眉宇之间有一丝淡淡的忧郁。

天啊!这是一张多么美丽动人熟悉的脸啊!宽阔的前额像月光一样明亮,修长的眉毛长长的眼帘,眼球黑白分明,晶莹纯净,美妙的鼻尖上闪耀着几颗透明的汗珠儿,上嘴唇有棱有角,下嘴唇呈圆弧形,红红的,几乎用不着打上口红,即使在黑暗的灯光下,依然能清晰地看见薄薄的皮肤下那些纤细如网的毛细血管。

她陪我在东陵公园里散步,一边领略着优秀的风景,一边品味着那种曾经丢失过的轻松愉快的温情。傍晚,我带她来到和平区一家宾馆,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男人才知道怎样去勾引女人,去抚摸女人,去和女人做那些不该做的事,女人也同样知道怎样去勾引男人,去抚摸男人,去和男人做那些不该做的事。

她把目光从公园的湖面上渐渐收回来,转身微笑望着我……

“还记得我们最喜欢的诗人普希金的那首让人心动的诗吗?”她说。

“假如生命欺骗了你,不要忧愁,不要悲伤……”

我微微一笑:“酒菁美,其实做为您生活在中国早就开放的沈阳城应该有一种全新的活法。”

“您的意思我怎么一点儿也搞不明白。”

“您懂,现阶段年龄的我们对感情的认识应该更成熟了,如果苍天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您会珍惜吗?您的感觉又会怎样?”话说到这里,我痴痴迷迷,爽爽快快地望着她的喜悦而又担心的眼神。

她对我的问话显然缺乏思想准备,她笑的那么甜:“可是苍天允许,我又有那么愿意,那么希望我们更早相见,那样让我们尽快团聚,至少我们不会得到现在这样的结局,也许您的做法是对的,爱情也会迟到,但却必须为已经接受的那份负责任。唉!现实之中是没有那么多如果的……时间不早了,我的丈夫还在等我,我该走了。”

就在她要转身走的刹那间,我猛地迎上去抱住她的衣裙,在她的脸上吻起来,她的身体象触电一般抖了起来。

“酒菁美,您是爱我的,看您的眼神、看您的动作,是不是想?”

“是……不是……您有妻子,我有丈夫……”

“你丈夫不是和电视台的台慧敏有一腿吗?他不是……”

“胡说,我不能对不起我的丈夫。”

“您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吗?从认识您的那一天起,我就狂烈地爱上了您,即使您结婚生儿育女后,这种感情也从没有放弃过,让我们重新开始吧,好吗?”说完,我就要把她放在床上。

“您不要这样!”她用力挣脱,夺门而出,远去。

“我无话可说,如果时光可以倒流的话,我情愿从不认识您,如果相识、相见、相爱、相思可以改变的话,我情愿从没遇见过您;如果生活可以重新来过的话,我情愿不曾到过您这里……”这些话在网上发给她。

几天后,她在网上幽幽地说:“对不起!那天的事儿不要怪我,还能说什么呢?距离近在咫尺,心已隔了千山万水,在错误的时间里,遇见对的人,这是怎样的一种悲哀?您问我爱不爱您,真傻!我不爱您怎么可能与您相见?面对您的那个非理要求,我心乱如麻,有时激动,有时不安!如果不是昔日被恨心的父亲拆散,我们肯定会生活得美满幸福的,对吗?我真想倒在您的怀里……可是,不知怎的,连日来总有一种不安在折磨着我,令我不知所措,我和他一直在争吵,他太不像话了,不求上进,只知各种所谓的应酬……对他,我太失望了,唉!我又不可能生活在两个男人之间,好累啊!您说,我该怎么办?”

一个小时后,她又在网上说:“让我伤心的是,现实生活往往令人失望让人落泪,为什么长期厮守的不是彼此相爱的那个人呢?还能再想什么呢?不忍心看您在爱的边缘苦苦挣扎煎熬,徘徊痛心,更不愿去伤害另一个无故善良贤慧的女人……”

我的心情错踪复杂,以前因为种种原因而让自己心痛的女人,现在却向我倾诉她婚姻的种种不如意,我禁不住有一种成功的快感,就在我想着马上就要占有她的时候,我所在的公司计划在海城市开一家分公司,我作为业务骨干,公司派我前往筹备,筹备工作万绪千头,但我仍然保持与酒菁美的网上或手机联络。

千万次我也想:这样会愧对我的妻子,但转眼之间又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公司在外的销售员哪个没有情人,哪个不养几个女人,何况我又不是喜新厌旧,爱的永远是我的老婆,喜欢的永远是酒菁美。想到酒菁美越来越升温的热情,我笑了,笑的那么憨厚,那么朴实,那么纯甜。

在我的相思中,酒菁美突然来到了古魏市,我对妻子谎称加班,陪酒菁美在驰名中外的永乐宫、九峰山、大禹渡、圣天湖等景点玩,两人手挽手、亲热有加回到银河宾馆的房间后,她便依偎在我的怀里,喃喃地说:“无论这份爱会有怎样的结果,在流转的时光里,亲爱的,您都将是我寂寞的生命中那一树璀璨的烟花,而在以后我漫长的生命里,却将是对您不止一次的思念和对佛千万次的乞求,让我和您在一起,生生世世!我一直想把自己献给您,今天……我知道您深爱您的妻子,您放心,我不要您负任何责任,这是我情愿的……”说着,双眼含情脉脉地望着我的脸。

我低下头,轻吻着她的唇、耳,那种感觉就象我拾到十六年前丢失的珍品,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情欲是贪婪的,男女之间的欲望之门一旦打开,便如洪水泛滥,不可收拾。从那次开始,我和她便利用一切能够利用的出差机会,频繁幽会。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我工作的压力渐渐增大,无形之中冷淡了她,那天晚上,我打开电脑,读着酒菁美刚发来的邮件:“您已经98天没有理我了,我深感一切都是那么无聊……也许您所追求和想得到的就是这样一种对别人既伤害又不负责任的苦果……我深爱着你的激情,就如我们的初恋,这种激情,今生将永远不会再来。”

“时光缀满了太多的回忆一路狂奔,而铭刻在生命中的痕迹都一点点充塞着我幸福的心怀,我们相逢在您的家乡古魏市,见面瞬间,亲切而熟稔的感觉让我呆在宾馆里欲哭无泪,只轻问一声,唉,您我住这里吧!在以后的无数日子里,您轻轻地抚着我的头发,安郁地笑,您笑得好温暖,像清香的阳光———您可知道,那一刹那的光影,我在心中叠了千遍万遍,希望在岁月的轮回里,一眼便认出您!同时我也忘记了社会道德那苛刻的审视目光,可如今,您的不理睬无时不在吞噬着我这颗受伤的心,令我措手不及……毕竟您曾那么狂热地爱过我……还记得吗?我被您占有征服时,我希望用整个身心来爱着您,不需要您承担任何责任,可我没想到您如此无情,这么久对我不理睬,让我空洒一腔火热的激情……”

“您知道吗?没有您的电话,我深深感到生活里没有温暖阳光,不管如何,我希望您给我一个伊妹儿,哪怕是片言碎语也行……”

“您问我,可曾想过离开您,让我怎样告诉您?昨世前生,您的音容已是一幅不朽的图案,深深铭刻在我的心里,散发着亘古的相思,千年后的今生再见,尽管隔了太多的阴差阳错,我们仍然在万人中认出了彼此———因为,我见过您,在我今生的每一个梦里!即使佛已抹杀了我们这一世的姻缘,我依然虔诚地盼望着朝朝暮暮生死相随,渴望着红颜尽生命不再时,有您握着我的手,说:在下一个轮回里,我们还要在一起。”

几天后,我利用到沈阳出差的机会,看望了她,如同新婚之夜如漆似胶,我和她尽情亲热。

终于有那么一天,我们亲热后,她搂着我,诉说着对我的相思,并说她丈夫已经察觉了她的一些行迹,而她也正准备与丈夫离婚!听到这里,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对于酒菁美,我起初只是想出于一种极复心理,想占有她,以报复她的丈夫和父亲、母亲,接触时间一长,当初那种报复欲渐渐化为一种无结果的爱,一种畸形的脱离实际的爱,如果就是一种真正的爱,是对初恋的美好回忆,那自己就应该想方设法让对方幸福。此时此刻,我发现了自己的良心,自己其实很可耻,紧接下来的一次出差改变了我的生活轨迹。

去年年底的一天,下雪了,是那种如飞花似柳絮的纷纷扬扬的雪,我想起那个飘雪的夜晚,妻子站在黄昏的二轻局大门口路灯旁,一条长长的红围巾在风中袂袂起舞,如天使般———等我回家。

进门后,妻子便紧紧地抱住我,禁不住喜极而泣:“您终于回来了!您怎么不打个电话?手机还关机?您知道我多担心您吗?担心您会发生什么意外,我这几天把过春节的东西都买齐了,儿女寒假都分别考到全校前五十名,还得了奖状呢。他们可想您了,今儿个去回了老家……”说到这里,她泪如泉涌。

“这段时间,父亲突然血压升高,虽然他的肠癌手术在前十年做了没有复发,可这次他犯了脑出血,唉!幸亏我当时到县城叫了一辆救护车,晚上就做了手术,术后又找中医针灸,现在恢复得和以前一样了,我怕影响您的工作,就没有告诉您,怕您在千里之外担心、受怕,这下可好了!”

回想着妻子的一幕幕往事,我内心深处意识到妻子是一个多么难得的好女人,一种愧疚感涌上了心头,她那么朴素、那么善良、那么温柔,经过重重考虑,为了我深爱着的妻子和孩子,也为了年迈的父亲和母亲,也同时为了我和酒菁美双方家庭的幸福,我决定悬崖勒马,用理智克制自己的私欲,与酒菁美结束这段不道德的危险游戏。一连半个多月来,酒菁美不停地在BBS上贴贴子,发电子邮件,有时是那么悲观,有时又如十六年前那样充满自信和浪漫,每一段文字都充满着对我的思念和近乎哀求的呼唤,我一阵心痛,很后悔当初做的荒唐事。我心里很清楚,长痛不如短痛,就狠下心来不再给她任何回复。

我没有想到:事情竟发展到了让我无力招架的程度,一天晚上,酒菁美把电话打到了我的家里,而且电话被我的妻子接到了,妻子让我听电话时,脸色很难看,我知道事情有点不妙。

前不久,她曾经不止一次地问我打往沈阳的电话怎么那样多,虽然妻子没有抓住我的把柄,但我还是意识到了后果的严重性,万一酒菁美再次打电话来,万一她把一切告诉了妻子……想到这里,我后悔当初不该干这种荒唐事。

经过深思熟虑,我给酒菁美发了一个电子邮件。

“其实,一开始,我们的重逢就是一种美丽的错误,就您而言,您对您的丈夫有所不满不自觉地与我相比较。对于我而言,我对您昔日的选择一直耿耿于怀,与您的交往动机是有些见不得阳光的,于是我们就这样不辨东南西北地匆匆上路了,我曾扪心自问,与你这样长久下去,我们会对得起各自的家庭吗?我能为您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吗?这是会毁了我们各自的家庭的!我很理解您内心的矛盾和迷茫,您需要时间去判断分析和改变,正因为如此,您才感受到了生活中的压力是那样大,感受到了不计后果那样严重,感受到了选择和放弃的痛苦那样可怕。人的一生中,不经风雨怎能见彩虹,如今,我真切地意识到,以往我们所做的一切是那么幼稚和迷糊!”

“再这样下去,您的家庭和我的家庭早晚会出乱子,您我都是很要面子的人,为了我们彼此的幸福,趁现在您的丈夫和我的妻子还不知道我们之间的这段见不得人的丑事,让我们结束这段不道德的危险婚姻游戏吧!对不起……”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的一个晚上。我打开电脑,发现了酒菁美发来的伊妹儿。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我冷静而深刻地剖析自己,用心发掘了我丈夫的好多好多长处,深深感受到我心里所关注的依然是我的丈夫!人和人之间不可能没有矛盾,而我过去仅仅是没有及时化解各种矛盾,并片面地夸大了这种矛盾,回避不是办法,沟通才是可行的。近日,我与我丈夫作了一次长谈,都尝试着多理解体谅对方。结果,奇迹产生了———我们的感情直线升温!当初我们同时夸大了各自初恋的感受,幸运的是,我们俩走出了人生的不光彩阴影!另外,速邮二十万元钱,我急于买一套八十万元的房子,如果不行的话,我把咱们的事告诉您的单位、您的同事、您的妻子,您的儿子……”

几天后,我把沉甸甸的二十万元邮给了她,以了结这段感情走私后的痛苦。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